揚帆深海夢:“科學”號在西太平洋的春節堅守

副標題:

時間:2015-02-24  來源:綜合處文本大小:【 |  | 】  【打印

  新華網西太平洋“科學”號2月21日電(記者倪元錦 孟菁)雅浦海溝,位于低緯度西太平洋海域,遠離祖國3700公裏。新華社記者隨中國最先進的海洋綜合調查船“科學”號,在此執行科考任務已逾80天。羊年新春佳節,大洋深處,經曆別樣。 

  

  ↑這是隨“科學”號科考船執行任務的隊員羅青在前甲板的光影塗鴉(2月17日攝)。 

  作業艱苦晝夜無休 

  羊年春節,“科學”號全體船隊員堅守崗位,通過“多道地震儀”對海底構造進行數據采集。采集時,船尾人工震源“氣槍”每20秒釋放一次,陣陣轟鳴震蕩到船底、每一層甲板、每個船艙,深沈而有節律,好似春節花炮的震感。 

  除夕夜,夜航時的駕駛台依舊漆黑,對講機裏是各部門間的通報和指令。“好的,明白。我舵角小一點。”“收到。” 

  

  ↑船隊員王林淼在“科學”號的地球物理實驗室查看多道地震的數據采集情況(2月19日攝)。 

  “科學”號日前完成了海底熱流探測、岩石拖網取樣、投放沈積物捕獲器與海底地震儀等多項任務,爲尋找海洋資源提供科技支撐,也爲深海研究提供理論依據和技術儲備。 

  操辦好年夜飯後,廚師付友軍來到駕駛台,摸著黑兒撥通了家人的電話。“哎老姨啊!過年好老姨!你在哪?我在太平洋這邊兒。我不回去咱家啊……” 

  

  ↑“科學”號三副溫家興接到來自20海裏外的一艘貨輪的問候(2月18日攝)。 

  心向更深、更遠大洋 

  至今,“科學”號駛離祖國已超過80天,航程已逾兩萬公裏,相當于沿赤道環繞了半個地球,克服了氣象、裝備等諸多困難,戰風鬥浪、披星戴月,使命在肩、苦中有樂。 

  “曆史逼著我們啃下這一塊塊硬骨頭。”隨船的中科院海洋所副所長李鐵剛說,發達國家的科考船出航,周末是休息的,我們春節也要幹,中國深海科考落後很多,航次任務重。 

  兩萬公裏的航行中,科考隊員不畏暈船顛簸、不分晝夜作業。在台灣海峽、巴士海峽邂逅八九級風力、六米浪高,船體單側搖擺幅度最大爲24°。在呂宋島東部,與1號台風“米克拉”周旋,在西太平洋,和2號台風“海高斯”擦肩而過。 

  兩萬公裏的航行中,科考隊員以“積跬步、致千裏”的決心攻堅克難。深海“石花”(珊瑚)破水而出,綻放于甲板;深海地幔的橄榄綠(橄榄岩),終于瞥見太平洋上的霞光。 

  李鐵剛相信,缺乏經驗但咬牙挺住,幾年之後,可煉成深海大洋科考的第一批“老師傅”。 

  

  ↑這是隨“科學”號執行海山第二航次科考任務的全體船隊員(除值班駕駛員)在前甲板向祖國人民表示新春祝願(2月4日攝)。 

  大洋深處的春節:寂寞又溫暖 

  新春聯歡會上,“科學”號全船偶像、老船長隋以勇剛拿起麥克風後,立即成爲了幾十部手機、相機鏡頭的焦點。 

  “站在芬芳的草原上我淚落如雨,河水在傳唱著祖先的祝福,保佑漂泊的孩子,找到回家的路……”他緊鎖的眉梢隨著韻律悠揚,形狀似那熟悉的海浪。 

  李鐵剛,將《故鄉的雲》練習許久。唱到“當身邊的微風輕輕吹起,吹來故鄉泥土的芬芳”時,輪機部的幾個小夥子起身合唱。 

  “歸來吧,歸來喲,浪迹天涯的遊子。歸來吧,歸來喲,我已厭倦飄泊。” 

  “福氣到!福氣到!放鞭炮!”“科學”號三副溫家興喊所有人到前甲板集合放鞭炮。 

  

  ↑“科學”號廚師陳俊把隊員們剛包好的餃子運送至後廚(2月18日攝)。 

  

  ↑在“科學”號的年夜飯上,科考隊員們自拍留念(2月18日攝)。 

  鞭炮聲畢,聯歡會散。一切又恢複平靜,作業繼續,好似除夕夜未曾發生。 

  此刻,雲和星星作伴,不到100米長的“科學”號,在漆黑的海浪中,漂流、耕耘。 

  此刻,遙遠的祖國家鄉,該是春風習習、煙花怒放,親人團聚、萬家燈火。 

  浩瀚的西太平洋深處,是“科學”號的使命,是科考隊員的堅守。 

相關附件
相關文檔
版权所有 ? 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 备案证号:37020020060875
地址:青岛南海路7号 邮编:266071 邮件:iocas@qdio.ac.cn
技術支持:青雲軟件